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
 
买包就上梦芸包包铺
  • 帖子
  • 用户
帖子
高级搜索
主题 : 月沉吟之前世 TXT小说(完结)作者:卿妃
星神往 在线 QQ绑定用户 Sina绑定用户
坚持每天出现,没出现一定是去外地游玩了
头衔:荣誉会员
级别:海洋之守望

御赐: 星落凡尘
UID: 294718
总积分: 85494
精华: 12
配偶: 单身
发帖: 89976
城堡币: 85 个 充值
经验值: 65499 点
宣传值: 0 次
九六币: 90 枚
发书点: 597 点
转盘点: 40743 点
6月发书点: 0 点
群组: 流水年华
在线时间: 19755(时)
在线状态: 加为好友
注册时间: 2011-09-03
最后登录: 2018-06-17
[37755]蛋[5002]



楼主  发表于: 2014-09-27 17:45:22  
倒序  楼主 
来源于 言情 »  穿|重 分类

月沉吟之前世 TXT小说(完结)作者:卿妃

  一笔画仙 望断前缘 +-!3ruwSn  
  “丁!” Wet0qt]  
  “丁、丁!” )q<VZ|V  
  偌大的垒球场上发出阵阵棒击声,静心听去,还夹杂着女生们娇柔而又不失率性的叫好。 &E`Nu (e  
  “出手再快一点!”一名中年女子站在全副武装的接球手身后,扬声大喊。  P@O_MT  
  场中的少女明了地颔首,她抬臂接过队友扔来的白色垒球,若有所思地在皮手套里掂了两掂。午后灿阳高悬,曈曈金光静静洒下,为她笼上一层淡淡的晕彩。 &kb~N-  
  这个孩子怎么看起来这么模糊?仿佛要消失了一般,难道是她眼花了?教练不禁捏了捏鼻梁。 o CCtjr  
  清风徐过,撩起女孩软软的发丝。她习惯性地抚了抚帽檐,露齿一笑:“来了喔。” u$JAjA  
  教练忽地惊醒,伸手揉了揉眼睛。这一笑明明比夏日骄阳还要耀眼,她刚才怎么会有那样的感觉,真是奇怪。她自嘲一声,扬手示意场中。 J`5VE$2M  
  颔首、曲臂、撤步、踏板,潇洒舒展,一气呵成。 u(Mbp$R' ?  
  “好球!”教练兴奋地大喊。 :-x?g2MY  
  少女叉腰轻笑,黑白分明的眸子流溢出无尽的快乐。 od!44p]  
  “连樾!”场外传来大吼,远远听来,竟有“连”、“眠”不分的感觉。 "r6qFxY  
  “什么事?”少女应声。 xsZN@hT  
  “有人找!” "W5MZ  
  连樾征询地看向接手区:“教练。” C@-Hm  
  “去吧,去吧。”中年女子挥了挥手,“早点回去休息,明天大学生联赛上好好发挥。” Q h@Q6  
  “是!” 0Jv6?7]LKa  
  看着消失在梧桐浓荫中的那剪背影,教练再一次恍然:越发的模糊了…… URVW5c  
  欢快的脚步渐渐停滞,连樾看着树下那人不禁嚅嚅出声:“妈妈?”她眨了眨清澈的美目,心头又悲又喜。这是进大学以来,妈妈第一次来看她。 ho>@ $9  
  “妈妈。”她踱到那人身后,轻唤。 $PM r)U  
  沉思的女子似乎受到惊吓,忽地转身将连樾撞开。 vJ0v6\  
  棒球帽飞落,黑发披散,连樾扶着树干险险地稳住身形。 ]{tWfv|Xg8  
  女子按着长裙,姿态优美地俯身将球帽捡起: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她一脸无措地看着女儿,左手见势就要抚上连樾的脸颊,触面的刹那又仓皇收回,随后伸出右手将帽子递上,“对不起。” Jz''UJY/O  
  “没关系。”连樾清澈的眸中闪过一丝失望,妈妈还是这么见外。 2[Bbdg[O  
  夏阳渗过浓荫印下点点光斑,树上的知了一唱一和,缓解了过分静默的气氛。 cs2-jbRn  
  “小樾。” z 4}"oQk:r  
  “嗯?”连樾期盼地看着母亲。 OG#^d5(  
  “你真的不愿和妈妈走么?” HP*)^`6X  
  “嗯。” Q^{TcL8  
  “你……”女子有些嗫嗫,“小樾还是不肯原谅妈妈么?”毕竟在孩子最需要母亲的时候,她为了自由依然离开了那个家。没几年,她的前夫再婚了。又没几年,小樾有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。再没几年,她也重新组成了家庭,又一次孕育出爱情的结晶。 p7+{xXf  
  “怎么会。” (lwV(M  
  轻轻一声撼动着女子的心,她含疚看去,却发现那双清眸里并无怨色。 .yF-<Y  
  “我从来没有怨过任何人。”连樾笑得清淡,“更何况,爸爸、妈妈、阿姨还有叔叔对我都很好。”很好,好到有几分客气,好到有几许战战兢兢,她有些悲哀地想,心头流过一丝苦涩。 1<9d[N*  
  “那小樾为什么不愿意和妈妈一起移民?你叔叔还有妹妹都很欢迎你呢。”女子陪着小心,陪着微笑,诱哄着。 7UBW3{d/u5  
  那您呢?连樾终是没有问出,她绾了绾耳边的碎发,将棒球帽戴起:“我舍不得离开这里,也舍不得离开我的朋友。”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,“这辈子注定是一只土鳖呢。” rE*yT(:w  
  女子轻声笑出,好像放下了心中的巨石。她从包里取出一张便签纸,笑河蟹地塞进连樾的手心:“这是上次那个小伙子要我给你的。” !wAnsK  
  连樾皱眉接过,看了看上面的姓名。叔叔的学生啊,很活泼的男孩。 Gh_5$@ hF  
  “其实万径那个孩子很沉稳可靠,如果有他照顾你,妈妈就更加放心了。小樾都大三了,试着交往一下吧。” ,% yC4  
  “不用,我可以照顾好自己。”连樾有些懊恼地将纸条递回,心头涌起说不清的情绪,“明天还有比赛,我先走了。”她咬了咬下唇,轻轻颔首,“妈妈,再见。” G$ zY&  
  飞奔而去的身影显得有几分不真切,女子愣在原地,嚅嚅出声:“小樾……” 0of:tZU  
  夕阳残照,天边喷涌着火烧云。连樾趴在宿舍的阳台上,若有所思地远眺,机械地将面包屑洒下。 v0r:qku  
  “好了!妈!”她的舍友又开始实行“暴力抵抗老妈运动”,“我都21了,能不能做一回自己的主?” Fz8& Jn!  
  连樾从沉思中回神,静静地看着草地上啄食面包屑的小麻雀。 4=q4_ \_T  
  “当初让我进中文系是你!现在要我跨专业考研的还是你!你想左右我的人生到什么时候?到我八十岁么?!” <c@dE  
  “!@#!@¥” bIT[\Q  
  即使站在阳台上,连樾依然能听见话筒里激昂的女高音。 o<b  
  “跟你说不清!挂了!”一声暴吼结束了这次电话。 PM*lnd#J  
  连樾拍了拍手上的残渣,转身走进寝室。 R]od/u/$  
  “啊!气死我了!”娇笑的舍友拍着脸颊,活生生一个小辣椒的形象,“我妈越来越霸道了!” pz2E+o  
  “好了,好了。”连樾拍拍她的肩,坐到书桌前,“小鱼呢?” LZ#A`&qUd  
  “又去串门了吧。”小辣椒劈里啪啦地开始数落自己母亲的不是,“我妈啊从小就要强,加上我爸很老实,她就越发厉害了……” G} [$M"}  
  连樾笑容淡淡地看着她,静静聆听。 \R&ZWJKh  
  “当初高中选文理的时候,我是偏向理科的,结果我妈说女孩子还是选文科好,理科……” "=?JIQ  
  她从来都是自己作主,连樾有些怅然。 lN.&46 e  
  “你说,可不可气?”小辣椒鼓着脸颊,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。 |{M F o)  
  连樾认真地看着她:“小漠,我很羡慕你呢。” QdZHIgh`i  
  “唉?”小漠呆愣地抓了抓头发,这是什么状况?  t":^:i'M  
  “亲爱滴们!”一个高挑女孩兴奋地冲进来,她两手合十、不住扭身,“好准!好准呐!” fk^DkV^<  
  小漠一脚踢向她的屁股:“神婆,你又鬼上身了?” L%7WHtU*#  
  “才不是!”那女孩一把将小漠扫开,坐到连樾的身边,“刚才我去209玩,结果她们在玩笔仙,好准,真的好准啊!” "`K73M,c?9  
  “笔仙?”连樾看着她,从书架上随意地抽出一本书,“小鱼,那种东西早被科学家破解了,世上哪有什么鬼神。” ]I~BgE;C9  
  “唉!你可不要不信啊,@¥!@#!@……”一时口沫横飞,好似一群麻雀在飞旋,鱼小来同志最后总结陈辞,“所以让我们宿舍也来玩吧!” I-s$U T[p  
  说时迟那时快,一枝破笔当中摔!招式真是怪,哪门哪流派?神婆鱼小来,功夫真不赖!伸手猛一拽,当下定成败:“看谁敢离开?!” *[nS*D\:  
  俩小孩相顾无言,只得认栽…… ygm=q^bV]s  
  “前世前世, 我是你的今生, 如能如我所愿, 请在纸上画圈。”连樾照本宣科地念叨,这都是什么事,小鱼的前世是名妓,小漠的前世是大侠。最可怕的不是她们深信,而是硬逼着她继续。 @zR_[s  
  “动了,动了。”鱼小来轻声低叫,“小樾,快问啊,问啊。” =w7k@[Bq  
  连樾耐不住她俩的催促,叹气道:“笔仙啊笔仙,请问……”她动了动嘴角,“请问……”挖空心思就是没有想问的。 Wi)N/^;n  
  小鱼恨铁不成钢地瞪眼,随后刷刷在纸上写下一系列问题让她照念。 5k_%%><: q  
  连樾极不情愿地开口:“请问我上辈子是男是女?” w2"]%WS%  
  女,纸上歪歪斜斜地画出一个字。 ku v<  
  “请问我前世是什么样的身份。”认命了,她认命了。 F8m@mh*8>  
  “啊!”小漠抽吸道,“神……神仙?” UL8"{-`_\  
  “……”果然是假的,连樾无语了。 blV'-Al  
  “快!快!”鱼小来咬牙切齿地推搡着她,一副晚娘面孔。 ZCuh^  
  “请问我前世是怎么死的?” 0J)VEMC  
  红颜不寿,深情逆天。 z<"\I60Fe  
  咿?咿?连樾看着纸上的答案,不禁腹诽,原来“笔仙”也很有文化么。 q[Y* .%~  
  “那,今生我能活多大?” D>#Jh>4  
  当老旧的圆珠笔画出第一个数字时,三个人不禁一愣。 (j}Wt8  
  “两百多,两百多呢。”小漠笑得有些牵强,“千年王八万年龟,你果然是妖怪啊,呵呵。”她瞥向白纸,笑声戛然而止。 Q!Dr3x  
  第二个数字是…… UJX5}36  
  小漠当场愣住,与连樾交叉的手指微僵,圆珠笔瞬间落下。 b|Ed@C  
  夕阳无语下苍山,光明连同欢乐一并隐没于黑夜的雾纱后。 5o~AUo{  
  默。 j|% C?N  
  半晌,连樾笑笑站起,拍了拍两位舍友的肩:“好了,别在意啊。” 4s&koH(x  
  “就是,就是,都是骗人的!”小漠慌乱地收起纸笔,尽刚才未完之事,狠狠地踢了小鱼一脚,“再传播封建迷信,我就大义灭亲灭了你。” Cvs4dd%)i  
  “还说……”小鱼揉了揉臀部,嗔怪道,“刚才不知道是谁霸着不肯停……” f#vVk  
  小漠刚要扑向她,眼角却见连樾漫步出门。“小樾,你去哪儿!”她忽然大叫,声音颤抖的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。 6v -2(Y  
  “明天就要比赛了,我去操场加练。” oX]c$<w5  
  “你要小心啊。”小鱼抢声道。 d 7QWK(d  
  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连樾露齿一笑,恍若烟花点亮了夜空,却显出几分寂寞。修长的身影在光影飘忽的走道里渐渐淡了,轻轻足音淹没在宿舍楼的喧闹里。 :'dH)yO  
  “啊!”不久之后,一声尖叫自205室传出。 ErMA$UkJ  
  “怎么了?神婆!” My >{;n=}  
  “我们忘记送笔仙了,这下完了!” u-Ip*1/wp  
  …… {,m W7  
  “一百一十二,一百一十三……”宿舍区东角的小操场上,一个影子被拉的老长,“一百一十九,一百二十,一百……” m>?{flO  
  “眠儿。” | \JB/x  
  “一百二十一,一百二十二……” ;lb@o,R :  
  “眠儿。” Q[F$6m%o  
  连樾放下手臂,诧异地望了望空无一人的四周,无奈地叹气。唉,都是被笔仙折腾的,幻觉,幻觉。 HQ8;d9cGir  
  “一百二十三,一百二十四。”她额上浮起薄汗,不停地重复投球动作,“一百二十五,一……” B8G1 #V_jK  
  “眠儿。”悠远的呼唤,动情的音调,说不出的熟悉。 UG9 Ha  
  熟悉?连樾为自己的这个感觉而茫然。不待她再次挥臂,扰人心神的凄音再次传入耳际。 6cOm8#  
  “眠儿,你在哪儿?” RIl+QA  
  她心头一颤,莫名的酸酸。 aq,?  
  “眠儿……我错了……”痛彻心肺的咽咽,“眠儿……” *FUbKr0  
  从未有过的情感堵在她的胸口,哽在她的喉间,一时上下不得。凉凉的一层覆在面上,连樾无意识地抚面,泪水自指尖滑落。 ,NaNih1  
  夜朦胧,月朦胧,心也跟着朦胧。 ~lLIq!!\  
  雾茫茫的眼中,一抹人影渐渐清晰。她依稀可辨,那是一个男人的身型。 Q|o~\h<  
  她该害怕的不是么?她该转身逃离的不是么?可为什么她不忍离去? V`"A|Y  
  她一时,百感交集。 X}3o  
  “眠儿,过来。”比云还要轻的声音,轻轻地蛊惑着她的心,“我好想抱你。”似有似无的叹息,浓浓烈烈的思情。 )b AcU  
  她茫然地向前走着,眼中只有那双相邀的手,修长而白皙。 MY}B)`yx=  
  渐近了,她看清了那人的眼,一双痛悔的眼,好似流不尽几生几世的悲凉。 MkG*6A  
  “月儿!”凄戾的吼声震碎了她的心绪,连樾再望去,那人身侧显现出一剪红影,“到我这来,月儿!” F .JvMy3  
  她恍然无措,只觉眼中的泪越发的汹涌,什么都辨不清,什么都不想辨清。 pTJJ.#$CEF  
  不要,她不要回去,不要回去! {)0"?$C_H  
  连樾不住摇首向后轻移,转身的刹那却被两人同时拽住。 RI_3X5.KQ  
  “眠儿(月儿),我(我)终于找到你了……” )W/ mt[;  
  两声轻喟,似蚕丝将她牢牢缠绕,紧紧包围。 7].FdjT.  
  她眼前的景致好似褪色的照片,淡去、再淡去。 beYaQz/@W  
  最后衔在唇畔的那滴泪,究竟是苦,还是甜? jsG epi9  
  她说生生世世与君绝,她道从此以往勿相见。 v [ 4J0  
  孰不知,她虽走出了他的眼帘,却未走出他的思念。 ]MP6VT  
  一笔画仙,望断前缘。 !8U\GR `  
  旧梦·南枝 0"L_0 t:  
  酆都,地府之城。 rBZ 0(XSZQ  
  乳白色的雾气像流动的浆液,浓浓地游弋在四野,浓的像要将人浮起。 XaV h.  
  “来者何人?”阴面鬼差大吼一声。 Q_F8u!qrZ  
  浓雾后走来一人,鬼差低头看了看,有脚。 /-l7GswF  
  不是鬼啊,他有些迷惑了。 jdGoPa\  
  “在下乃幻海龙王,敖律。” \]W*0t>s  
  鬼雾难以触及他的身,淡淡的莲花香浮散在空气中。 qffXm `k  
  鬼差看清他的真容,不由自主地低下头:“敢问龙王到此所为何事?” yb#NB)+E@  
  清淡的瞳眸染上一缕哀愁,敖律额间那朵白莲有些萎靡:“特来拜访六殿阎罗。” T0ebW w  
  “请龙王随我来吧。”鬼差拱手一揖,引路向前。 L= fz:H  
  忘川似一条红练弯弯曲曲地绕着地府,鬼差站在船头时不时回望身后。天人啊,这就是天人啊,真是一眼睥睨红尘,一眼就让他自惭形秽。 39QAj&  
  “爹爹。” --S2lN/:T  
  一声童音响彻,鬼差惊的差点坠河。 Bp`?inKBOd  
  孩……孩……孩子?还是个活着的孩子? &!#a^d+` 0  
  他眼珠差点爆出来,天人脸上怎麽会有凡人的表情? S& % G B  
  龙王轻轻地笑开:“月儿醒了啊。” jLf.qf8qm  
  “嗯。”一个淡色的小头从他的前襟钻出,眼眉弯弯好似弦月,“爹爹,咱们这是在哪儿?” *;wPAQE  
  这孩子脸色苍白,额间有一朵含苞的菡萏,似人非人、似鬼非鬼。说是神么,也不是神,自他在阴间当差以来还从未见过这样诡异的肉胎。鬼差眼珠乱滚,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 wTGH5}QZ+  
  “这是地府。”敖律轻轻梳理着孩子的长发,灵巧地编起发辫。 @O/-~, E68  
  “娘就在这儿么?”孩子的声音很轻,细细听来有些发颤。 <3iL5}  
  “嗯。”龙王的手指有片刻的停滞,“我们来接你娘回家。” jd|? aK;(  
  骗谁啊!鬼差诧异地瞪大眼睛,一过奈何桥,就算天王老子来都回不去了。 AAE8j.  
  “太好了……咳……咳……”小脸掩不住欣喜,她激动地猛咳,“月儿……咳咳……好想娘啊……咳……” #]'#\d#i  
  敖律心疼地抱住她小小软软的身子:“月儿切忌大喜大悲。” ((TiBCF4  
  “嗯……”小手抓住他的衣襟,苍白的小脸埋在他的胸前,“月儿不喜不悲,月儿要健健康康地见娘。” V_?5cwZ  
  好让人心疼的童音啊,听得鬼差眼角有些酸。他还是道行太浅,心太软了。 vcnUb$%  
  “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啊。”摇橹的老妇慈爱地看去,“多大了?” %SL'X`j  
  小女孩偷偷抹了抹眼角,不愿让爹爹看到她湿湿的睫毛。 #N?EPV$  
  “月儿二十岁了。”她比出两根指头。 NZSP*#!B  
  二……二……二十?鬼差跌坐在船头,青灰色的脸愈发地黑了。她果然不是人啊,看上去明明是个五岁稚童么! ]VY}VALZ  
  小女孩指着浮在血河中的莲花灯,好奇地问道:“爹爹,这是什么?” WhsTKy&E  
  敖律瞥了一眼,轻答:“这是祈福灯。”他握住女孩的小手,生怕她不小心落入河中,“是阳间的凡人为地府亲人偿还孽债用的,一盏灯是由一千个善意化成的。” {1.t ZCMT  
  “那他们的亲人能收到么?”小女孩托着下巴,眼睛一眨一眨,甚是可爱。 F7wpGtt  
  可爱到鬼差情不自禁地脱口:“当然能收到,这条忘川流经地府十八层地狱,那里的魂魄只要收到一朵莲花,就能少受千年刑罚。” wIIxs_2Q0c  
  “不会被人偷走么?”小小的指头点了点浮到船边的莲灯,果然莲蕊上写着姓名、籍贯和生卒年月。 /ov&h;  
  “当然不会!”鬼差颇为得意地扬起下巴,“只有相应的鬼才能从河中拾起莲灯。” 8S[`(] )  
  “哦~”小女孩轻轻点头,似在想着什么。 y|1,h}H^n  
  “龙王,地狱第六殿到了。”  q[#2`  
  十殿阎罗掌管地狱轮回,阳间自贱性命者死后堕入第六殿的枉死城。六殿阎王乃卞城王毕,专司火炕之刑。 <GI{`@5C  
  “不行。”红胡子阎王一甩衣袖,怒瞪而去,“龙王作为天人你该明白,这六道轮回是天地之法,断容不下私情。你让本王放你妻子还阳,这只会乱了***!” y{ReQn3> y  
  “我愿自毁道行,只求迎回南枝。”敖律牵着女儿,声音淡淡。 ,lLkAd?q  
  “自毁道行?”王毕眼睛瞪得像铜铃,“你可是幻海之主,为情自贬这只会害了幻海的千万生灵!” GU\}}j]  
  “哼。”敖律抬起淡淡的眼,眸中尽是痛色,“我连自己的爱人都保不住,还算什么主?” s_A<bW566F  
  “敖律你可要想清楚!” KPI c?|o/6  
  敖律将女儿轻轻抱起,施法将她藏在胸前:“放还是不放?” ."<mL}Fi(  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 e#MEDjm/)g  
  敖律摊开右掌,一杆金枪幻化在他指间,他徐徐抬起清眸:“放,还是不放?” ^fT|Wm<  
  王毕慌了神,幻海龙王敖律可是六欲天的白莲战将,这要真开打,他肯定不是对手啊。他脑中百转千回,忽然计上心头。 sBGYgBu!a  
  有了,那孩子! hiWfVz{~  
  王毕手心攥着汗,强作镇定地开口:“龙王,你不要冲动行事,即便你能从本殿手里劫走南枝的魂魄,可一旦失了天人之籍,给你女儿续命的菡萏也会消失,你可想过后果?” l(Dkmt>^  
  敖律眉梢轻蹙,怔怔地看向胸前。 h0ufl.N_%  
  果然啊,刚才他看到那孩子额间一朵含苞的菡萏就隐隐觉得蹊跷,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,让他猜中了。王毕忍着抹汗的冲动,正了正脸色,继续说道:“虽说欲界天的天人可有男女私情,但也仅限于天界。龙王你是帝释天座下大弟子,原本有机会进阶到更高天界——色界天。可是你无视天律,竟与凡女结合,这本身就是天大的罪孽。哎,你别瞪我!” Sdl1k+u  
  王毕壮胆似的大吼,其实袍下的双膝已抑制不住地颤抖。他抖了抖腿,状似闲庭信步地前行:“龙王不知你想过没有,为何这么多年你和她都没遭受天谴?” E^a He  
  “已经罚了。”敖律抚上胸前,眸中的痛更深了,月儿就是他和南枝的罪啊。 kYBy\  
  “你已经知道了。”王毕叹了一声,急急坐下,太好了不用担心自己腿软跌倒了。“你的女儿非人非鬼非神,生死簿上也没记录,是为逆天之女!” Z?yMy zT  
  敖律的胸前微微颤抖,轻微的咳嗽声传出。 :uE:mY%R  
  “月儿。”敖律满面愁色,将女儿变了出来,“切忌……” kZXsL  
  “不可大喜大悲。”淡色的脑袋轻晃,“爹爹,月儿明白,明白的。” og<mFbqkq7  
  王毕看了看女孩,一咬牙继续说道:“也因此你女儿自出生以来就疾病缠身,若不是你用白莲替她续命,恐怕现在她早就魂飞魄散了。” pJ Iq`)p5  
  小脸垂下,让人看不清神色。 ;Ll/rJ:*  
  “现在你若硬闯六殿救出南枝,那你的女儿也就活不成了。” &L[oQni];2  
  敖律紧了紧手中的金枪,表情甚是纠结。 Sq"O<FmI  
  “可是你若遵从轮回,待南枝下世为人潜心修道,也许你们一家三口还有团聚之日啊。” 王毕转了转眼珠,编织了一个美好的梦,但只是梦罢了,因为…… `wRQ-<Y  
  “哼!”金枪抵在王毕的心窝,敖律冷冷开口,“你当我是三岁稚儿么!进入枉死城,不仅要下到第十四层地狱受尽酷刑,而且要被打入畜生道,永世不得为人!” >h+[#3vD  
  摸到老虎屁股了,怎么办,怎么办?王毕浑身浮起冷汗:“畜生道也可以修……修炼的……你……你不要冲……冲动啊!” e|)6zh<O:  
  “爹爹。”小手拉了拉敖律的衣角。 =~M%zdIXv  
  “嗯?” ;fLYO6  
  “把娘救出来吧。” v o vc,4}  
  “月儿?”敖律诧异地俯视。 LWQ.!;HYp  
  苍白的小脸布满泪水:“月儿不想让娘堕入畜生道。” UX3 ]cr  
  “不行!”王毕心尖发酸,他很有落泪的冲动啊,这个孩子太招人疼了。他伸出手揉了揉小女孩的淡发:“那样的话,你可要消失了。孩子啊,你没有本命灯,就算死了也不会转入轮回,只会灰飞烟灭。灰飞烟灭你懂么?就是……” d7 )&Z:  
  “我懂的。”稚嫩的声音响起,颤的两个大人胸口闷闷。 V7}5Zw1  
  “月儿还知道,如果没有爹爹和娘亲,月儿根本就不会来到这个世上。爹爹和娘亲既然能逆天将我生下,那灰飞烟灭又算得了什么?”她抹了抹泪水,漾起纯真的笑容,“爹爹,去救娘亲吧,月儿不怕。” %c[Q_  
  “月儿……”敖律弃了金枪,将女儿搂在怀里,“月儿……” >\=~2>FCD  
  呼呼,王毕喘着粗气,憋啊憋还是没能憋住泪。他是坏人吧,怪不得阳间的凡人总喜欢用阎王来吓唬小孩子,他果然是坏人。 P%`|Tu!B  
  “敖律,你可知错?”上空飘来浑厚的声音。 R[Y]B$XO  
  龙王长身一滞,搂着女儿缓缓跪下:“弟子知错。” * 7: )k  
  “天地以须弥山为中心,四洲九山八海,大三千,事事有因果,***不可逆。你无视天规私结凡女,为师并未责罚。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凡妻南枝执念缠身以至轻生,而你也必须在妻女之中做出抉择,这便是逆天的恶果,也是你的孽障。” H'N$Vv2q  
  空中一片虚无,这声音似乎无处不在。 h/u>F$}c  
  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佛祖既能发宏愿普度天下苍生,自然不会舍弃你的妻女。” <xOv0B  
  敖律欣喜地握紧女儿的小手。 \LX!n!@  
  “汝女弦月乃意外生灵,她生来心脉极弱,禁不起浑浊之气。若想保她长长久久,只能潜心修道早入色界天。那里的天人无男女相,心性极淡,且尽是清泠之气。” z8W@N8IqC  
  “色界天。”弦月秀气的眉头微皱,她听爹爹说过,那是个无色无欲无念的禅定世界。可进了那里,她会不会忘了爹爹和娘亲,她不要啊。 2$8#ePyq*  
  “而汝妻南枝情孽过重,易入极端。” 'BY{]{SL  
  “枝枝……”敖律沙哑低喃。 |3\$\qa  
  “当中也有你的不是。” ?' F>DN  
  “是。”敖律自责地应道。当初若不是他没有察觉妻子的异样,没有体量到妻子作为凡人的不安,她有怎会决绝赴死啊。 /">A3bq  
  “南枝执念过重,即便为人,也会为情轻贱性命。” 2,.%]U  
  敖律握紧双拳,是被他伤重了么? &w@~@]  
  “自伤性命上对不起父母亲恩,下对不起幼女稚儿,实乃大罪也。南枝若重回人道,只会罪孽垒身,你可明白。” oNV5su  
  “我愿与之同罪。” x|B$n } B  
  王毕偷偷觑向身侧,只见敖律眸中耀出无比坚定之色,真情真意,不愧是色界天的第一战将。 (ATvH_Z  
  半晌,天空之音重启。 a&yIH;-  
  “这是一把同心锁。” uMW5F-~-+  
  语落,地上出现一条银链。 >Xz P'h  
  “你既求同罪,就将它戴上吧。” UO%Vu C5B  
  敖律伸出手,还未触及链身,就只见银索的一段径自浮起,像长了眼一般探到敖律的胸前。敖律挺直身体静静地等待着,那银索晃了晃,突然一个冲刺扎入他的心间。 WU oGIT'  
  “爹爹。”弦月紧张地握住那只大手,地上洒着点点血花。 > "G H Li  
  “没事。”敖律淡笑着,额间的白莲轻轻颤动。 BPAz.K Q  
  那银索像是喝饱了血、充足了精神,另一端竟掠过白雾向远处飞去。 s':fv[%  
  不知过了多久,那银索慢慢缩回,一个纤细的影子隐约出现在迷雾之中。 V&)lS Qw  
  “南枝!” utk'joo  
  “娘!” ~_vzss3-C  
  两声清唤吹散了浓雾,那人终于显现。 [5&zyIi  
  敖律欣喜地看着缓缓走来的妻子,张开双臂。 C4V#qhj  
  终是凡人啊,王毕看着渐近的中年美妇,不禁叹气。二十多年过去了,即便用心保养,她脸上还是难掩岁月的痕迹,和龙王并排一站,活像老妻少夫。 zPwU'TbF  
  “枝枝。”敖律眉眼含情,轻轻地唤着。 ]KX _a1e  
  可那妇人神色木然,竟停在了几步之外不再向前。 (GnwK1f  
  “娘!”弦月跑上前,埋首于她的裙间,“娘,月儿好想你啊。” )u{)"m`&[J  
  惨白的唇,惨白的肤,她呆楞地垂下目光:“你是谁?” 5fGUJ[F=  
  “娘?”弦月惊慌地抬起脸,“是我啊,是月儿啊。” n ,<`.^  
  王毕接收到可将他灼穿的怒目,害怕地退后:“龙王这不管我的事啊,魂魄经过奈何桥,每走一步就忘却阳间一份情,走完了自然淡忘了许多事、许多人。” "zJGYBen  
  敖律抑制住想要紧抱她的冲动,小心地靠近:“枝枝,你说过不会忘的。” RfPRCIo  
  “不会忘?”她漠然的瞳眸中多了分疑色。 qK ,mG {  
  “面和着水,捏一个我,捏一个你,再捏一钩弯弯的月,上穷碧落下黄泉,一家人永不分离。”他轻轻地诱哄着。 ~'/I[y4t  
  “捏一个我,捏一个你……”南枝歪着头像是在回忆着什么。 z?~W]PWiZ  
  “再捏一钩弯弯的月。”稚嫩的童音响起,弦月指了指自己,“那钩月就是我啊,娘。” Ydv\a6  
  “月?”涣散的眸色渐渐凝在一起,“弦月?” /$OX'L&b  
  父女俩期盼地看着她,男女之情、母女之情如滔天海浪汹涌而来。南枝拢起秀眉,眼中浮起水雾:“面和着水,捏一个我,捏一个你。”她颤颤地看着俊美的天人,再看看可爱的幼女,“再捏一钩弯弯的月……”几乎泣不成声。 %,9iY&;U"  
  “上穷碧落下黄泉,一家人永不分离。”一家三口齐齐念着。 |.D_[QI  
  “相公,月儿。”她终于认了出来。 j\w>}Pc  
  敖律再难自抑,将她紧紧锁在胸前。 7h?yAgDv~  
  “爹……娘……”弦月扯住双亲的衣袍,喜不自禁,“咳……咳……” 'TPRGX~&  
  “月儿。”南枝挣开夫君的拥抱,俯身将弦月搂在怀里,“是娘对不起你,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 "Fv6u]Rv  
  “娘。”小小的手在南枝冰凉的脸上轻抚,“月儿不喜不悲就不会咳了,娘,你别哭了。”  >m!l5/  
  “南枝,刚才你都听清了吧。” _#c^z;!  
  南枝抱着女儿,恭敬地颔首:“罪妇听清了。” )r O`K  
  “再入轮回,只要你能完整活完一百世,就可升入欲界天与敖律成为永世夫妻。” %9|=\# G  
  敖律跪在妻女身边,嘴边噙着淡淡的笑。 HLMEB0zh^  
  “但你若轻贱性命,所有的罪孽将化为锥心之刑,通过这同心锁纠缠敖律千年。” &lYKi3}x  
  泪水重新覆满南枝的丽颜,她白唇轻颤:“不会,南枝不会再做蠢事。” Yuy7TeJRx  
  “第六殿阎王卞城王毕。” ^ K8JE,  
  “王毕在。” (]BZ8GOx  
  “送南枝投胎去吧。” :=#*[H  
  “是。”王毕抬起头,突见连接夫妻俩的银链渐渐退了色,终化虚无。 C~M~2@Iori  
  南枝被轻轻拽起,她紧握着夫女的两只暖手,流下悔恨的泪水:“相公,月儿,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 Z-m,~Hh  
  “娘!” 0D1yG(ck  
  “枝枝!” g0.D36  
  敖律抱着女儿一路追着,一直到了忘川边。 8uME6]m i  
  王毕狠了狠心,婉言道:“龙王请回吧,投生路不是你和这孩子能踏上的。” n3{m "h3  
  南枝咽咽不能语,泪眼朦胧地看着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渐渐隐没在白雾中。 Fi{~UOZg  
  此去,百世,千年…… }I7/FqrD  
  “娘!”远远地传来一声大呼,“月儿会陪着爹,多久我们都会等着你的!” .kM74X=S  
  “月儿……” ;_0)f  
  “娘!月儿会积福德、做善事,化成莲灯朵朵,为娘减轻罪孽的!” n5_r 3{  
  “……”她,悔不当初。 ^o't &  
  王毕眼眶再一次酸涩,红色的粗须上挂满了泪水。 )@Yp;=l  
  “娘!月儿虽治不好自己,但我会尽心救治众生,让娘早点回来!” |dNtM^  
  王毕一抹眼角,回身想要扶起哭倒在地的南枝,忽见迷雾中散出七彩光华,沁人心脾的莲香溢满地府。 <p(&8P  
  “这!”王毕惊诧地远望,鬼雾忽地散尽,路的尽头,弦月伏在敖律的肩头,她淡发飘散,额上的菡萏慢慢绽放,竟是一朵金莲。小小的手平平伸开,掌中悬浮着一朵七彩宝莲。 5| 2B@6-  
  “娘!我和爹爹等着你!” xJ9_#$ngeM  
  …… =5&)^  
  自那天起,王毕从未怀疑这一家将会团圆,也从未怀疑弦月能飞入色界天。 Yfy6o6*:  
  直到,直到,直到天界和修罗界大战触发,直到那二男一女堕入千年情劫,直到那朵金莲静静凋谢,直到那个病弱少女灰飞烟灭,直到顺利度过九十九世的南枝得闻爱女消散重拾执念。 lwLK#_5u  
  他才明白,命运自一开始就已注定,美梦终将醒。 A"Rzn1/  
  第六殿阎罗卞城王毕,自此泪尽。 =S@$"_&  
[ 此帖被゛呦呦°在2014-09-27 22:02重新编辑 ]
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:共 1 条评分
゛呦呦° 城堡币 +3 2014-09-27 规范发书奖励,感谢分享推荐好书
隐藏评分记录
122061656 离线 QQ绑定用户
头衔:普通会员
级别:湍急之河流
UID: 974573
总积分: 406
精华: 0
配偶: 单身
发帖: 401
城堡币: 10 个 充值
经验值: 389 点
宣传值: 0 次
九六币: 0 枚
发书点: 0 点
转盘点: 25 点
6月发书点: 0 点
在线时间: 17(时)
在线状态: 加为好友
注册时间: 2014-08-19
最后登录: 2018-05-20
[0]蛋[0]



1楼  发表于: 2016-08-28 20:20:07  
非常好看的文笔
zjzl77 离线
头衔:普通会员
级别:北冰之海洋
UID: 137752
总积分: 3235
精华: 0
配偶: 单身
发帖: 2522
城堡币: 1 个 充值
经验值: 2398 点
宣传值: 0 次
九六币: 0 枚
发书点: 0 点
转盘点: 277 点
6月发书点: 0 点
在线时间: 837(时)
在线状态: 加为好友
注册时间: 2010-12-25
最后登录: 2018-06-13
[0]蛋[0]



2楼  发表于: 2016-12-04 12:26:25  
听说灰常好看
懂得珍惜 离线 QQ绑定用户
蓦然回首
头衔:普通会员
级别:坚毅之洋流

UID: 113612
总积分: 2238
精华: 0
配偶: 单身
发帖: 2132
城堡币: 11 个 充值
经验值: 2061 点
宣传值: 0 次
九六币: 0 枚
发书点: 0 点
转盘点: 84 点
6月发书点: 0 点
在线时间: 177(时)
在线状态: 加为好友
注册时间: 2010-10-22
最后登录: 2018-06-15
[16]蛋[0]



3楼  发表于: 2018-06-13 10:22:13  
谢谢 楼主分享 打包带走
描述
快速回复

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
提到某人:
可@您关注的人,最多可@50人 选择好友
认证码:

验证问题:
妈妈的爸爸叫什么? 正确答案:姥爷
按"Ctrl+Enter"直接提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