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醒 名人堂 每日签到 游戏 统计 功能服务
 
  • 帖子
  • 用户
帖子
高级搜索
主题 : 失恋症 TXT小说(完结) 作者:亦舒
要成长为一个风一样的男子
头衔:书评组
级别:海洋之星月
御赐: 你有病啊!
UID: 77284
总积分: 17004
精华: 2
配偶: 单身
发帖: 17690
城堡币: 509 个 充值
经验值: 15199 点
宣传值: 4 次
九六币: 181 枚
发书点: 183 点
转盘点: 15405 点
12月发书点: 0 点
群组: 陌颜祭℡
在线时间: 1761(时)
在线状态: 加为好友
注册时间: 2010-07-23
最后登录: 2018-12-16
[26894]蛋[137]



楼主  发表于: 2018-12-03 18:37:50  
倒序  楼主 
来源于 言情 »  现代 分类

失恋症 TXT小说(完结) 作者:亦舒

       #[5|U  
        在巴黎那段日子,过得伤心极了。 iI7`dz  
hW+^N;RW  
  心上带着巴掌大的疤,走到哪里都没有人生乐趣,往往在美术馆呆坐。 k2m's-4  
d~D9-  
  我心爱的是小皇宫美术馆,那里往往展着各家作品,我在长凳上,一坐好几个钟头,不言不语,待创伤恢复。 't)J(9]c/k  
4" .l:++,i  
  是的,最好的办法便是远离伤心地,静静的避开,需要多少时间就多少时间,待人变回正常,再着来一次。 E;m!6  
*\a9vMI  
  我是一个奢侈的人,我有这个钱,我也有这时间,如果有人认为我小题大做,那必定是因为他未曾遭遇恋爱的失败吧。 EkCD?lT}Mk  
BjT.@$*?  
  不知多少个日子,我坐在梦纳的“荷花池”前,外边秋高气爽,一地黄叶,巴黎之秋色在沉着中不带伤感,正是旅游的好季节,但我无动于衷,我的心已死──暂时已死。 y[Z%K,t .  
O#`aIT -  
  他们两个人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。 LQ5o5d3  
G*KiSIZC!z  
  待我发觉时,一男一女已经坐在我背后的长桥上说话。 jj|dA  
*03?*  
  周日上美术馆的人很少,秋季又不是旅游旺季,一整间美术馆,除了穿制服的管理员,往往小猫三只四只,难得有个艺术爱好者。 wEW$J%6je  
:xem Bp  
  那一男一女长得很漂亮,年纪跟我相仿,约莫廿多岁。 JN<uKF l  
y@e5]`>`   
  那女孩子有一头天然发曲的长发,纠缠不清的垂在肩上,像人类的感情。她穿白上衣,粗布裤,一双球鞋,面孔俊美,犹如画中人,小小的面庞,配着黑沉沉的大眼睛,并没有化妆,她的神色哀伤而坚决。 :FQy2`  
5eb t wzv  
  男的长得很均匀,粗眉大眼,衣着考究,这种男孩子是很受女性欢迎的。 DR]hU5  
r<pY!aiWz  
  他们坐在我后面,起初一言不发,我以为他们在欣赏名家作品。 _{)&jjM<Wp  
fG):;qA|  
  后来是男孩沉不住气:“怎么约我在这种地方?” NS_7:8i=0  
Ll_*d^1  
  女孩问:“不好吗?很静。我们第一次见面,也在这里。” |t~{'b/  
L,(n`\^6  
  “何必再说以往的事。” PWcv`vhB  
vnk{$~h5  
  女孩沉默。 \CN0B1 <|  
C[Q76o{ur  
  “我已经告诉过你,我不再爱你。”他说。 u9hIoDZj^!  
;[_u+ &  
  听在我那不相干的耳朵里,却是一震,心“咚”的一声,直往下沉。天啊,他怎么挑在这个地方这种时候说这种话? CuCBc7w  
az+|DX  
  女孩仍然不说话。 8fwgEle c  
LR_Ud&lfH  
  我忽然了解到她脸上的哀伤。 *FYIo ,pF  
@%fY5P+~,  
  我低下头,一动不动,佯装什么都没有听见。 ce.i8_C  
D!/!>~9c  
  女孩说:“我跟你在一起,已经十年了,记得吗?十年前父母把我们送出来欧洲旅行,我们就是在这儿碰见的。”她的声音比较低沉,我听不到太多的悲哀,但却充满无尽的失望。 LD=%:3h|:  
B\^ApA>X3  
  男的声音像是有点转目余地,“十年相聚也已经够了,你难道还没受够?大家的脾气都不好。” D[c_^Wc8  
WlQMgt)  
  “她在酒店等你?”她问。 W3YOj(  
 );xqb\=  
  “不,她已经回家。”他说:“我是特地来见你的,正如你说,十年交情,难道我们不做个朋友?我总希望你好好的。” Z1gv eGZlX  
dQ|Xi2-0  
  她又沉默。 ChA^=n*qC  
3%Jbnl ^t  
  我心里面说:是的,连陌生人都希望你振作。 $ 745A5  
%"h uH%fi  
  “没有我,你还有许多其他的生活乐趣,回去吧,你已经在巴黎就太久了。” 4fwM_:  
kpU)O^  
  “是爹妈叫你来的?”她问。 1& fERX'E  
t@PakL  
  “是。”他说:“他们为你担心,他们说或许只有我可以劝你。” {<Sf$TX  
K.._k17s@  
  “你也太好心。” 7>D] 9fO  
IV_ 0*W  
  “我是他们的子侄。” `1K>F@  
SO NS66s5  
  “你撇下妻子,她不怪你?” i%f-vi  
ucd5zst  
  “她很了解,她已经回去。” ."q`}$v  
D i~<s{K`  
  原来他已经结了婚,我惋惜的想,多少有情人并没有成为眷属。 `x>vtG[>  
0F 80uR'  
  其实她也应该放弃这个男人,人家既然已与他女友结婚,她还等什么呢? wNP05cq-  
P_H?f  
  “你回去吧,”女郎说:“不要管我。” e< mE8v]P  
9k' n >  
  “你不跟我返港,我心不安。” $:B)HCE  
zSGf&E=x  
  “没有什么值得不安的。” ]tJG, ]D  
qpyO}KIvb  
  原来如此,他是受良心责备而来。我动了一动身子。身后的那位男子马上警觉了。 a>DeXl?CT  
cQ][BXv*  
  “我同你出去吃点东西。”他说:“这裹不方便说话。” B h3o=g  
HA##X(n<  
  “我不饿。” n;X$hlr;  
[$K6?>  
  “你总得吃些东西维持生命,已经瘦了一圈。” fnEP2H5<  
7<e  {  
  “你回去吧,我不需一个可怜我的人在我身边婆婆妈妈。” mu'V0s`  
X>1 +6\  
  “为什么你见到我没有一点高兴? )PfF1s  
xIWA{pT  
  “因为你不再属于我。” 3~%P{Oe  
!y,>IJIh  
  “你总会找到属于你的人。” n}oV[K"8Wr  
6EaOk2H/  
  女郎的声音大起来,“我不需要这种漫无边际的安慰。”管理员都侧过头来。 2JS065  
@U}g^WP&  
  “我们走吧,”他彷佛在拉她。 k+{E4?}Z  
EDD544  
  她挣扎两下,终于随他离开美术馆。 -MR<whb  
->>D'v  
  我转头,看到她苗条的背影在走廊角消失。 9S&1rK=~  
I[L Eau.e  
  一个任性的女子,毫无疑问。 [')~F JW  
>S 0u 6c  
  我随即失笑,我又何尝不是一个任性的人,为了失恋,跟她一样,跑到遥远的国度来逃避,看来吾道不孤。 nh,S   
f!{c+~X+  
  他们的命运已定,注定是分开,我呢,我这样一个人在巴黎文要留到什么时候? ;Y0G.~  
ZxADfE!5  
  我跟自己说:鼓起勇气来,办好飞机票,回家去吧,爸妈何尝不担心我。 6TUgG@bZ  
39`t/-a  
  我一直坐在美术馆中,直到背脊骨发酸,才回到小旅馆去。 m,9j#tU?+  
'A}%z@y  
  我已经在这间六个房间的旅馆住熟,与老板娘好得很,她把我当自己人,替我缝钮扣、冲咖啡,天天问我,“你今天好一点没有?” u CJ&tz9  
ieBi2x  
  我是唯一到巴黎而没有心情观赏风景的人。 Va|tUE %w  
0S)uv  
  我有异于一般游客。 p-554:mL>  
fxUT:e?q  
  傍晚我到一家小海洋馆去吃饭,叫了白酒吃八爪鱼。法国人有很多事跟中国人很像,什么都敢吃是其中之一。 vQOZN3~u  
D7i^C9>  
  很快我便喝醉,摇摇晃晃走到赛纳河边,真害怕自己会一个倒栽葱摔下去淹死,但又觉得死了也好,一了百了。 'd\r0rS  
emr!~o  
  拉扯着回旅馆,倒在床上,一下子睡着。 {84[GG.b  
[XLIH\~Y  
  半夜醒来,发觉自己孤零零一个人,悲自中来,伏在枕头上流眼泪。 INk0Ey]r_  
[* ]+J,A(w  
  这些日子来我也忘了自己是个大男人,我彷佛成为个中性人,除了感情之外,没有其他触觉,天天活得如一颗菜,饿了便吃,倦了便睡,伤心便哭。 ~9iGPj  
y<yE- 9  
  走肉行尸,还要到什么时候?夜间不寐,我常常这样问自己。 A+K'2j"|  
> 3}F&50-  
  做人有什么味道呢?恋爱失恋,创业失业,走完一次又一次,劳累不堪。我的伤痕要到什么时候才复元?我已经很疲倦,真怕会支持不住倒下来。 [/^IE<db  
BI1~3]j?  
  第二天,我双眼布满红筋,在楼下喝咖啡,老板娘看我一眼说:“你看上去像黑死病患者。” ]uVQ-h  
<7#j`oPm$  
  事贵上我亦怀疑,如果我患的是癌症,我是否会更痛苦。 bITaha  
rX FBHs8m  
  “去吧,去郊外看马戏吧。”她说:“鲁昂有马戏团。” >"XZAy]  
38lLNKO=*  
  “我走不动。”我倒在沙发上。 8A.Wt?LB"  
f1Rg"Um`  
  “走不动?”她说:“那么你应当回家。” wiK+c 2d  
pf^b8xs">d  
  “家?”我呻吟。 u5 ~'xEf  
K=/@0V3  
  “回家吧,如果你真能忘记她,即使她站在你对面,你亦能忘记她。”老板娘挥舞着双手。 <'_@;-~  
zQN @# ?w2  
  这无异是至理名言,但是谁能够做得到? W,K bfG  
7d475 1M  
  我站起来,挣扎地走向大门。 g1wN^&r\  
lD$|y $  
  “你又要往哪里去?至少换件衣服,洗个澡。”老板娘说? &]ee/  
4K?&P)G@  
  昨天才洗过,谁高兴再洗,况且洗、不洗,谁知道有什么相干。 @l=?:`  
w|x8]x]  
  我静静的到美术馆坐下,原来的长桥,原来的位置。我对牢荷花池已经一个月。时间治愈一切伤痕,只是我的时间未到。 yxDQYq  
y(pcKrT  
  当我再听到那个女郎的声音时,我的震惊是很强烈的──同是天涯沦落人。 gO.F  
;:(Y<Xb  
  她在身后与那个男人说:“别缠着我。” Km,37ht  
]7/#7W%g  
  “我明天就要回去,你放心,我会走的,我将告诉你父母,我已尽了我的力。”他说。 Z%CqZ6dse  
8*s>]ijl  
  我需要很大的克制才能不转过头去。 /y&X\z  
,)D# 4  
  “你现在就走,好不好?”她央求他。 ]>V=9 j]p  
\2YUl%h  
  他叹口气。 ?0ZXt\m(m  
lBIw)W?  
  我转头看过去,她更憔悴了,仍不失那份清秀之气。 YFn8Qje[  
r!?K;C  
  我不明她前任男朋友为什么一定要求她回家去。 2)2@[/9{  
n|BH9c0  
  我竖起耳朵听看,一边为自己的好奇心惭愧。 ,C~&,fk[*  
<) $WW%Q  
  “你这样倔强,大家都难过,放弃了学业,不告而别,都是我不好。”他像是忏悔,又无赎罪良方。 )_-%jnmb  
W<!5/%4  
  “你已另娶,索性快快活活的过,何必来理我。” VdQ==  
(:#&  
  我继续窃听。 e g?<5}QA  
I,gpX/]S<#  
  “我知道你帮了我很多,”他说:“你们家一直对我好,我欠你的实在不少。” dY8KI:  
YQA?P6N  
  她说:“记得?你还记得?” :?yw#4 O*?  
]-~kiXD  
  “大学一年时父亲破产,也多得令尊帮忙,我无话可说。” M+.j sM  
x:k=h  
  “过去的事,提来作甚?”她愤慨的说。 |5;7adt)  
8v.;!='qi  
  “与你在一起,我处处要记住报恩。我……有我的痛苦。” tl% Jo'v  
(]'.0\P8c)  
  “所以你要从头开始,不拖不欠,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。”她说得很讽刺。 1ATqC&.e  
TiV(Ju1q  
  我低下头,他们之间的事,我已知道七七八八。 =!tsg7/r5I  
%,S95f  
  奇怪的是,我那段感情的结束,跟他们相枋。我们也是十多岁就相识,她父母在街角开一间杂货铺,常常替我们送汽水上来,她的父亲要她辍学,是我替她交学费交了六年。 ;SQsn\|z  
)bR|t  
  但日子久了,她觉得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,决心要离开我,到处找籍口。终于她成功了。 Z5OJ?ng)u  
Xvb6D*5E  
  在别的地方,对毫不相干的人可以扬眉吐气。在我面前,她不能放肆,我知道她的底细。 ME)y gb  
~=d}QI1  
  我也曾经自我检讨,是不是自己的错?我是否一直把她当孩子?教她用刀叉,带她到各种会所,买合适的衣服,把她塑造成一个似模以样、出得场面的人。她是否因此恨我? (|msZ.~o5l  
uj>C tD*  
  我深深叹一口气。 lFwbYj  
|jci $5  
  美术馆内的空气调节往往是一流的,因为温度与湿度对书会起太大的影响,光线自落地长窗内透入,使我觉得样样东西都似蒙上一层金光,没有什么是真的。应诺、希望、理想、一切都会得落空,到头来面对整个世界的落寞,只有我们自己。 K}7#BO0Ro  
!d*StB  
  这种感觉叫万念俱灰吧。 yG l Aq  
O>6\3>hH  
  后面两个人沉默很久很久,我几乎怀疑他们已经走了。 ?Z6KI Z' o  
O,9FlM)p  
  但是没有。 pK# T!|  
E\)71'n(  
  长条木地板上有他们的身影,长长地映出。 Z4$#  
J<UugWQ-  
  我改变了我的姿势,微微侧身坐,就可以看到她脚踝。 N | Hc#  
Hq _@{  
  她穿着双白色的橡皮鞋,没有袜子,鞋头已脏,穿了个小孔。可见她根本已不注着仪表。我也是。太阳上上落落,它的光生生世世照不到我身上。我是否已经完结了?天啊回答我。 svwUqCxI  
Xk[!0C;JBt  
  这一次他们没有走,是我站起来走掉。 8+zA9>/a  
l 3E#&_jz  
  我到公园的草地坐着,独自养伤。 fc_9h;+&  
13OmtD;=  
  我故意纵容自己,毫无疑问,趁失恋的机会呼天抢地,可以获得痛苦的快感,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,做一个最最自我中心的人。 'J6|2wi;T  
*/-.b( m-  
  看到那个女孩子,我觉得自己的情况并不太坏,我不是唯一被遗弃的人,我的不幸有人分享,我似乎是安乐了一难。 PI8)!$)Y  
^3N!Ny?  
  那日回旅馆,我居然坐在那里看电视节目。 M]~9]qC_Z  
B7_syaz=  
  一个女歌星在萤幕上唱着不知名不知歌词的怨曲,我一个字也听不懂,但是深深的感动──为感动而感动。 *+<!L@32r  
6mEDeDoSu  
  也许我一点也不懂爱情,只是为恋爱而恋爱。 {<9\|W  
c?8Kbdi  
  谁知道,不是没有可能的。 v()vdUfki  
k aq^lOV  
  我深深的叹一口气,回房睡觉,上楼梯的时候被人拉住。 eukH?|  
\pV;P:21M  
  旅馆老板娘问我:“你就打算这样过一辈子?”她扬扬手,“我要掴醒你。” ~x&.g<H"  
sS&a@  
  我微笑,这个好心的法国女人,真过份。 5s_!B  
=a<P-+ C!  
  “嗳,你笑了。”她惊呼,“我第一次看见你笑。” kc('GZ&Dx  
K2Q55b]l=  
  我用手摸摸自己的面孔。我的本能竟恢复了。 H=aE-+]W6  
@sw =LTc  
  我上楼去。 kmJUYP C  
}0$HjUhAw  
  在小房间内徘徊一会儿,取出刮胡刀,剃干净一脸的于思。 BwK*|s-  
h-iQ(aQDx  
  头发长得好梳辫子,我想,明天上理发店去,还有,要买一、两套替换的衣服,我不能够一辈子看上去像个难民,对我没有好处? 'x1tZ50|  
EZHK^f&{/  
  于是我安然入睡。 7d||&c/;  
JufpfG E  
  半夜还是醒,我狼嚎似的叫了数声,心中彷佛舒畅了一点,转头再着新睡。 y$F?2</Bp  
 e*3M[U  
  没有好得那度快,但自这一天开始我有显着的进步。 tA/5e  
=8+y7 TZ  
  第二天我头一次不上小皇宫。 0UG|'_@{  
1PnW{ z|  
  我到豪华的饭店去吃了一顿好中饭,买票子观莫里哀的戏剧,理发,买新衣换上,旧衣全丢掉不要,又逛书店,买到许多漫画书,再到精品店去选一小瓶古龙水给旅馆老板娘,相信照照镜子,我也就跟当人没有什么分别,至少外表要装得似模似样,心里面有什么苦,何必露出来,我要传谁的同情?什么人会同情我? J>4 L-# +  
hzwIQau  
  我闲荡着回去。 nSkeo1o  
5Ny\]g|!  
  旅馆老板娘给我一个大吻,立刻把香水擦在身上,到处问人好不好闻。 zs!wN1g  
yN+[V`u)  
  我真不明白她怎么会如此感恩,一小瓶香水而已。 RZz:Jpk:2  
L>c6"1U~L  
  她叫:“像你这么可爱的男人竟会找不到爱人,我不相信,我会同你介绍。” c52xI;r  
&uu "RPh#  
  “算了吧!”我说:“介绍什么人给我?菲菲、芝芝、露露这些我是不会忍受的。” sk3sFSY  
'% vc:&YdU  
  没有女朋友有什么相干,反正一个人来,一个人去。 ]T8SnH  
S>{wDStu  
  我仍然是太消极,但我实在不懂得如何振作。 W<^TqwsU})  
h/]pK,`me  
  天暗了,我观毕剧一个人走在街上。 ;&LL>g E  
)B+;!{`=x  
  欧洲的秋季,美丽的欧洲,美丽的秋季。 6]]G_x)  
Gdy"4XuK  
  我心向往的城市,我在街上慢慢踯躅,诗人的灵感却拒绝为临,我心如一块铝,一块石头。 VRy#NG,xn{  
mkE0!<N_V  
  这一夜我的心境又略为平静一点。 &|qqp3Y6=  
G2Pf)+FE  
  第二天我换一张长凳坐,开始注意美术馆四周围的环境,已经是感慨多于悲哀。 T"*~~r;K  
h :5"T%!(  
  我要痊愈了吗?这年头,要为爱情死亡也艰难吧! ,%^C\(  
|<`*_H  
  她又来了,这个卷曲头发的女郎,她更苍白更消瘦,双目空洞,嘴角挂着绝望,可怜的女孩,到底发生些什么事?她真的不能自拔? `Vu/7m  
:u4rM=Ol  
  她眼中没有我,她根本着不见我,她现在没有心情看身边的风景。 )Ko5g v$  
yXY9py3s  
  她呆呆的坐下。 <CeIbChF  
R^%>oS"`  
  不相干的人会以为她爱上了墙上高更的“红色圣母”,但不,她目中无画,心中无画。 =;Zh,3P  
% IX N  
  我知道,因为前一阵子,我也跟她一样,心像是被挖空了似,双足如踏在云中,不想吃不想睡,双目发涩,口中发苦,心中发酸。 3or* hX}2p  
sG8In2!  
  可怜的女孩,患上失恋症。 3+qxX|L"  
U *$0gCP'(  
  为什么总有些人要令别人失恋?是谁先有意?是谁先薄幸?是什么人的错? dI,\q; A  
Da97o_?  
  真是伤心。 y~c+rm.H  
Z|69=[2~  
  她傻傻的,笔直的坐着,像是要化为一尊石像,动都没有动过,身上的衣服仍然很单薄,她已经忘记要换季这回事。这个倒霉的女孩。 S_ESH/&eI  
<:d:von  
  我如何安慰她?当别人安慰我的时候、我也不想听。 q|Qu L,gP  
Y@V <7.s  
  失恋的人,只好由他自生自灭,该痊愈的自然会好,该溺毙的自然会死。 @'<n R,;  
iu*Y(  
  我闭上眼睛,不忍再看向她。 T* axja  
Alv+^d'r  
  忽然有一个活泼泼的声音说:“姐姐,你真在这里!” A6D;S]e0  
js`D^YZ=  
  我睁开眼睛,是一个跟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孩子,稍微年轻一点,短发,穿巴黎这一季最新的服装,蹲在她姐姐身边。 D&<<'GC9<  
dOM1*dsv,  
  “值得吗?姐姐,值得吗?”她摇姐姐的肩膀。 @ V0 u"]&  
q.~9!u6p~  
  “连你都来了。”她姐姐麻木的说。 x, :O!#  
o.qu}/GzW  
  她妹妹说:“姐姐,每个人都要赶来巴黎了,你真是,累得大家鸡飞狗走的,干嘛呢?” 9sWStg{HD  
?4?C?||  
  她说:“你们真讨厌,让我静一静都不可以吗?” 8!9NE"f#<  
kGh[ BRe  
  “不放心你,姐姐,我们爱你,真待你一个人孤零零流落异乡的时候,你才知道苦呢!” ~ZaikD#d  
+N}srijmH  
  她沉默,她的沉默是苦果。 O~AxI+ 8"  
/O+>"  
  “你瘦得像个痨病表。”妹妹脱下一件外衣,罩在她身上,“也不怕冷,才十多度。” A*[t$o<  
Su^qGHE  
  “今天下午走。”妹妹说。 YAc' ;i  
~ys:Fz4}  
  “我不想再见他。” EH)X_  
8_B9  
  “你心中无他,就永远见不到他,心中有他,他在千里之外,你一样看到他。”妹妹说。 )p]S +X  
Yv& ]@  
  她并没有表情,自顾自看看双手。 `v$b6$h X/  
g{Q7 :  
  “还是想不开?”妹妹说:“为什么挑巴黎?一个花团锦簇的城市,跟你此刻的心境不配合,你应选萧杀的河蟹,或是古旧的伦敦……什么地方都好,除了巴黎。”妹妹年轻,叽叽呱呱活泼泼说一大堆话。 ^t r_  
K AFMg"  
  整个美术馆忽然热闹起来。 +c 45MV  
JYX- A|  
  我微笑。世上最可爱的便是快乐的女孩子。 gIJ6CN6  
;:Q=x,!x  
  忽然妹妹问:“那是谁?” a0Fa(r2H  
Ez&49jt1  
  啊,她们发现我了,我的心轻轻一跳,咦,我的心居然恢复跳动了,好奇怪,连自己都觉得意外。 - \P7=Y  
OY4[*6  
  但是她随即茫然的答:“什么人?” ].gMw)Y_xY  
Rx'4mMpZ  
  “那个一直坐在我们前面的人……他……”妹妹的声音低下去,一定是在谈论我。 HkR5K_j  
Nfc,fMN9  
  “不知道。”她说:“公众地方,谁都可以来。” {.5h?'Hel  
YQ{=o/1N|  
  她没有心思注意到我,这是可以理解的。 ?7[TxI  
aSwl^Ma0  
  妹妹又说:“你带我逛逛巴黎可好?你最熟这里,这次妈妈叫我捉你回家,连带提携我有这个旅游花都的机会,老姐,多谢你。” )')8"O  
(<9#G|[KQ  
  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,这小家伙真好玩。 @a{**U   
u <d1I  
  “我要你为我拍许多许多照片,姐姐,回去拿给同学着,来,快陪我出去逛逛,别坐在这里发呆。”  :TJh  
?H *h`E#"  
  她高声说了这么久,管理员终于忍不住,过来干涉,在她面前踱步。 q9 X< RL  
`7)3eRz  
  “干嘛?”妹妹问:“干嘛瞪看我瞧?” ).1aY;  
 /D86s  
  “不准喧哗。”姐姐说。 -<L#Uozz  
D3z48A'kX  
  “我们走吧!”她干脆拉起姐姐,“反正这裹不欢迎我们,我们到百货公司及精品店去,我看中双黑色漆皮的靴子,才一千多法郎,姐,你要支持──”她一阵风似的把姐姐带走。 Fdn}- [%de  
L? #<s2S`  
  正常的女孩到了巴黎,这是正常的反应。 [EPm \!z  
s bW?01X  
  听到爸妈的声音,恍如隔世。 w$R4[Yv  
G7x flLX  
  妈妈悲喜交集:“大儿!你到了哪里?大儿!” q@, 0ElI.:  
]w3)Skn  
  “我在巴黎,”我说:“妈妈,我很好,你们好吗?” fmJHQgx :4  
:^`'kh  
  爸爸抢着说:“河蟹挂心死了,你离开家已经一个多月,我们只收过一封信,大儿,你几时回来?难道在爸妈身边反而得不到安慰?爸妈真惭愧呢!” >/G?FF"f_  
Ull At  
  我感到羞愧,长了廿多岁,不但不能替父母分忧,反而害他们担心,这算什么呢?  Z6s]^Q  
#0t(,)M]  
  “我快回来了。”我冲口而出。 7u!%nDbB  
~ 3 !Jss9  
  “如果你要在外头散心,我们也不怪你,不过常常打个电话回来,好不好?” iY5lfg  
;Ku5DDpW  
  “好。”我低下了头。 w=2-xivAv  
Vgh)]G<  
  妈妈问;“钱够用吗?” Xfq v,L  
vocm=(L  
  我哽咽,“够,妈妈,别为我担惊受怕。” &N<h&F?  
W0+&@pH  
  “你这孩子!”妈妈责怪我。 rcD^ub-Bk+  
D6>/ lO  
  爸爸连忙说:“别责备他,他心情不好。” B8b<ZZ  
$H,b>hZ  
  “爸爸,我月底之前一定回来。” ;P^)tW&  
yhT6m3w02<  
  “好,记得爸妈总是支持你的。”爸爸说。 HrEeNY%?Y  
RJ5?[t}  
  我挂上电话,心中有另一种绞痛,我太自我中心,把自己看得太着,太不懂好歹,我有什么理由让父母痛心?叫他们失眠? U2;!k-_*#  
mKjUqFvV  
  我抬起头,阳光这么美,天空这么晴朗,世上有上千上万的人正受战争及饥荒的折磨,我身体健康!无病无疾,父母健在,生活丰裕,我有什么资格天天愁眉苦脸,夜夜呻吟? Fbsieb?;S  
W^@j 8  
  要振作起来,要振作起来,要振作起来,不要再找籍口纵容自己。 &gq{7!` i  
(nM($j0*  
  我抬起头,走出电报局。 Go6`w b  
B L+lEz@  
  我深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,仍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,但到底已经渡过难关,我已答应父母尽快返家,到时在家出现的人,必须是个无忧无虑的人,不能再沉迷在个人世界里。 #"K3ov  
iM"DYCH  
  我张开嘴,试吹一记口哨,口哨声居然嘹亮明快,我痊愈了吗?我继续吹下去,吹完一首曲子。 +Hp1A6)  
GE2gBsEi  
  用脚踢起一块石子,我微笑,笑中充满苦涩,但是我原谅自己,情关难逃。 tlfZ[  
"Hr5X Uq9  
  我买了束花带回族馆,交给老板娘。 y\kT-:=x  
wP~sTW  
  老板娘嘀咕,“男孩子到底是男孩子,说失恋失恋,还不是一下子就好了,吹口哨,买鲜花,不知道又看上了哪家的女孩子,生理心理构造都不一样,换了是女孩子,早就伤心死了。” DCl]R`   
n9z+%t2BKZ  
  她自言自语的走开去。 AZp(Q~`  
xi_ Ty/y  
  我心中一动,女孩子,那个女孩子,那个可怜的女孩子,不知道她会不会恢复过来,当其时这么痛不欲生的大事,严着的事,待过后都是一笑空的闲事而已,但人的情感是多么脆弱,当时的琐事已经叫我们经受不起。 C;X,"gW  
@|2*(ny  
  我躺在会客室的沙发上,回忆到我恋爱时的乐趣,如何她一个笑一个转身都可以令我雀跃,她占据了我整个心,我帮助她做功课,为她筹备生日舞会,每年到我们第一次约会的日子,我都会准备一件标致的礼物,只希望她说声“喜欢”。 <o L?.B_[  
NU<}weT^y  
  我尽心尽意的为她,巴不得廿四小时都与她在一起,以致荒废工作,引起爸妈诸多不满。他们从来没有喜欢过她,说她小家子气,无法沟通,她为我也处处忍耐,使我成为磨心,两边赔不是。 gYTsw p  
Kz;yyC'?9  
  十年了,她终于长大,离我而去,她跟我说,与我在一起那么多年,她从未真正开怀,一直是个赔小心的丫环;侍候看老爷奶奶的面色做人,她都为这个衰老了,不能一辈子甘心服侍我们一家,故此她要振翅高飞。 '<CrJ2`b  
r03')Qib  
  她要做一个独立的人,叫人春得起的人,她说只好辜负我的心意,如果可能的话,她愿意赔偿我。 &M. +e%  
1fCsGY$2N_  
  赔偿我!我的时间心血与金钱,我顿时冷笑,她以为她可以赔偿我! % iT8|  
ioan$nc  
  但她不顾一切,离我而去,现在气平了,想想仔细,她又何尝欠我什么,在整个过程中,我岂是白白牺牲一切?她岂不是也放了十年下去?而且在这十年当,我在她身上得到的快乐,又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的。 .w:74j0  
~y"~mAm  
  我应大方的说一句:算了。 frr_lHBY)  
Tj_D'#  
  我长叹一声;这是最后的叹息声。 _` jR9  
^Tv%e3  
  放在茶几上的花正暗自吐着芬芳,我心定下来。 }!c?#j:+  
'HYi'`f  
  第二天我到航空公司去讨飞机票,然后最后一次去美术馆,我站在那张“荷花池”前一刻,便离开。 u4X{6@';  
b{G#Y5 O"  
  在美术馆门口碰到那个女孩子。她一个人,妹妹并没有与她同在。 AZ+n(J}   
P2!Px;E  
  她身上换过了新装,簇新绣花毛衣,软皮制牛仔裤,一双小靴子,略加打扮,更显得秀丽可人。这个漂亮年轻的女孩子,何必担心没有伴侣? KNN^6K9l=6  
m0oAVw  
  路人受吸引纷纷称过头来看向她,她面色绷得很严,嘴唇紧紧闭著,当然有心事的人难以展颜。 aWYzl\c=s0  
rrzCSZ3m  
  我离开美术馆,她进去,我不知道她叫什麽名字,她亦不认识我。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。 54agxKTNw  
OVm[!g%j  
  不久我便登上飞机往家奔去。. y,}`y::(d  
>#*g s/]  
  我瞌上眼养神,心中盘算看到父母,该说什么话,又猛地发觉,在巴黎近两个月,一件礼物都未曾带回家,多麽离谱。 *Gz&gps  
7`9,DN  
  忽然之间,座位後面传来叽叽呱呱的说话声与笑声,好不熟悉,我一转过头去,看到她 XwqO'9 k  
RJ1}ECu$a  
  们姊妹俩,心中的惊喜是说不尽的,多巧,我们竟是同机。 &i<7BN<  
2|+`& d  
  她也浪子回头了。 quRe  
7TZd~)g_j  
  妹妹仍然娇俏活泼。话匣子一打开,永远不会合上的样子,而她,双眼看着窗外,仍有一丝哀愁。不要紧,很快就会消失、痊愈。 5H O&= u  
dZM6jkd  
  我完全放心,索性用报纸遮住面孔,舒服的步入梦中。 1%oLc*{|,  
9sv*g ?In  
  失恋并不是不治之症,幸亏如此,感谢上主。 i?j7U  
E'*YLQ,b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yBvm \:h  
r!-kJ*1M  
           ki]W0 {Y$}  
Nzzm|N\a'  
[ 此帖被末日stil先生在20181203 18:40:11重新编辑 ]
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:共 1 条评分
紫陌嫣然 城堡币 +3 12-07 -
隐藏评分记录
描述
快速回复

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
提到某人:
可@您关注的人,最多可@50人 选择好友
认证码:

验证问题:
妈妈的爸爸叫什么? 正确答案:姥爷
按"Ctrl+Enter"直接提交